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多余的话

不得不说的读书的那点屁事儿

 
 
 

日志

 
 
 
 

遏制危机蔓延 却预留了下次危机种子   

2015-09-17 17:31:43|  分类: 多余的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严杰夫

遏制危机蔓延 却预留了下次危机种子 - 严杰夫 - 多余的话 

如果真如市场所预期的那样,美联储在9月或12月加息,那也就意味在华盛顿眼中,2008年爆发的全球金融危机可宣告结束了。只是,面对美联储愈发强烈的加息动机,我们仍然要问,危机真的已结束了吗?

2008年以来,讨论金融危机的文章和著述可谓汗牛充栋,就连当时深处漩涡中心的前美联储主席伯南克也发表著述,反思美联储的职责,总结危机的本质。然而,包括伯南克在内,多数人的视角都局限在金融市场本身。至于为何金融市场的衍生品会泛滥到如此程度,反思者们都语焉不详。如此,我们很难去判断金融市场的这些“地雷”是否已被清理完毕,是否已能从容地应对甚至于避免新的危机,由此也就很难明确判定危机已结束。

今天的现实是,金融危机已不止于金融问题,甚至也不仅是经济问题。它已然成了社会和政治问题。德国社会学家沃尔夫冈·施特雷克的《购买时间:资本主义民主国家如何拖延危机》,正是试图从更宽广的角度来剖析2008年的金融危机。

沃尔夫冈并非传统意义上的经济学家,而是一位社会学家。但他所在的法兰克福学派,为他提供了充足的理论武器。法兰克福学派对资本主义危机最深刻的批判学说,就是晚期资本主义观点——将资本主义危机的发生放到了历史的维度里上理解,20世纪70年代被看成战后资本主义发展的重要转折点。从那时起,资本主义发展重心从实体经济转向了虚拟经济。经济虚拟化、金融化,以货币、债券等证券为代表的金融市场急剧膨胀,金融部门越发脱离于实体部门而独立存在,资本家的利润也越来越多地来自金融渠道,而非商品生产和贸易。

据此,法兰克福学派最重要的代表人尤尔根·哈贝马斯指出,“晚期资本主义”将会面临经济、合理性、合法性和动因四重危机。晚期资本主义所面临的危机是全面性的,不只存在于经济领域,而已蔓延到了政治和思想文化领域:国家行政系统效率低下,已无法维持对大众的“信心”;同时,在社会文化产出中,思想文化也陷入全面堕落、萧条状态。

基于法兰克福学派的这些理论,在《购买时间》中,沃尔夫冈将2008年金融危机放置于历史的维度之中,将“2008金融危机”的历史根源追溯到上世纪70年代,认为70年代战后秩序的崩溃,“石油危机”及通胀等一系列事件,是此后40年内逐次爆发各类危机的渊源。也因此,“2008金融危机”,与过往40年中的一系列危机背后的逻辑一脉相承:通过不同手段短期内遏制了危机的蔓延,却又为下一次危机的爆发埋下了种子。于是,沃尔夫冈将当代资本主义历史,看成资本主义国家不断应对危机、处理危机的历史。在他眼中,“晚期资本主义”就像是个病入膏肓者,只能通过治疗延缓死亡的时间,亦即“购买时间”,却无法真正痊愈。

进一步,沃尔夫冈将这40年的历史又细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资本主义国家通过通胀的手段来应对危机,最重大的事件是美元脱离黄金后的贬值,并导致了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崩溃,这也是美国将滞涨危机,通过贬值手段转移给其他国家的阶段;第二阶段,为了应付通胀带来的问题,西方国家开始使用国家负债来取代前者,这导致国家负债规模急剧扩大;第三阶段,为了遏制国家负债规模的继续扩大,西方国家开始鼓励中产阶级和低收入人群私人借贷,以期通过私人消费来刺激经济增长,这导致国家负债向私人负债转移。位于这三个阶段里的资本主义国家,被称为财税国家、债务国家和整顿国家。

沃尔夫冈还指出,资本主义国家在应对危机时,运用通胀、国家负债和私人负债三种手段在时间上的确有先后,但由于这些手段并没能从根本上解决危机,因此三个阶段的特征也会在不同时代穿插出现。典型的例子,就是在整顿国家的初期,国家债务规模确实有过一定程度下降,但随着新危机和问题的爆发,国家债务规模再度增长。这在2008年以后的美国和部分西欧国家中尤为明显。

在追溯“08金融危机”渊源的同时,沃尔夫冈的这种历史分析也进一步解释了“晚期资本主义”之所以会呈现出金融化的原因。无论触发通胀的财税政策,还是国家债务、私人债务的扩大,都必须依赖于强大的金融市场。也就是说,资本主义国家在应对危机的过程中,有意无意地助推了金融市场“坐大”,最终导致 “晚期资本主义”呈现出吊诡的特征:以金融市场为核心的虚拟经济蓬勃繁荣,实体经济却陷入长期停滞而无法自拔。

这样来看,2008年金融危机的爆发就有了历史的必然。归根到底,导致危机爆发的庞大的金融衍生品市场,是资本主义国家为应对危机而去“购买时间”的结果。过去40年,资本主义国家一直都在使用通胀、国家负债和私人负债这三种方式来“购买时间”,这些手段都没能从根本上解决危机,却反而令局面更加复杂。而且,资本主义国家今天已没有新的方法继续“购买时间”了。

这一切或许意味着一个悲观的结论:即使今天大家都清楚,金融衍生品不受监管的“野蛮生长”会导致金融危机,但却没有任何办法去根绝金融衍生品的繁荣和膨胀。谁也没办法保证,未来不会爆发新的规模更大的金融危机。正如沃尔夫冈指出的那样,今天,西方社会的资本主义处在银行、国家财政和“实体经济”三重危机之中。这些危机或将持续数年,暂时还没有终止的希望。

更严重的是,这些危机之间并不是孤立存在,而是密切相关,共同在对西方资本主义的存续发起冲击:银行危机通过财税、通胀与国家财政危机相关,银行危机通过贷款与实体经济危机相关;国家财政危机又通过财政收支与实体经济相关。三者相互加剧、相互交织。再加上世界经济全球化趋势,资本主义危机则愈发的演变成为复合危机。

沃尔夫冈对2008年金融危机的这些分析大多成形于2012年。三年后,我们在全球经济现状中,再去验证这些迥异于当时大多数经济学家的乐观观点时,可以更明显地察觉到他的独立和冷静。

在《购买时间》中,沃尔夫冈局限于自己的立场和地域,其分析目的或许仍在于质疑资本主义制度的合理性和合法性,并为欧洲经济寻找到新的出路。但无法否认,根据沃尔夫冈对资本主义危机的剖析,我们能从2008年金融危机中获得更多不同的教训和经验。

遏制危机蔓延 却预留了下次危机种子 - 严杰夫 - 多余的话 

如果您喜欢我的文章,请帮忙在“朋友圈”转发,并推荐“严杰夫的约柜”。:)

遏制危机蔓延 却预留了下次危机种子 - 严杰夫 - 多余的话
 
  评论这张
 
阅读(16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