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多余的话

不得不说的读书的那点屁事儿

 
 
 

日志

 
 
 
 

行走,为了发现另一个世界  

2015-04-08 17:49: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行走,为了发现另一个世界 - 严杰夫 - 多余的话

/严杰夫

近年来,在都市白领中,徒步作为新的旅行方式慢慢流行起来。我们单位近些年来也“跟随潮流”,每年都会举办两次徒步活动。去年,出于好奇心,我也报名参加体验了一把。在印象中,徒步在流行之前,与登山一样,是一种必须具备一定专业技能和体质水平才能参与的活动项目。如今在经过改良以后,则几乎所有普通人都能染指。 

不仅如此,流行于当今都市里的这些徒步项目,在宣传时还往往与所谓的古道联系起来。不过究其根本,这些徒步路线,究竟有多少是真正的古道,却并不会有人去认真考证。所有参与过的人都清楚,这种渲染无非是给一趟枯燥徒步经历,增添上一份浪漫气息罢。有意思的是,有位英国作家也热衷于寻找古道并循之徒步,他就是罗伯特·麦克法伦。不仅如此,麦克法伦还把自己徒步的一些经历写成了一本书,名字叫《古道》。 

《古道》是麦克法伦“自然三部曲”中的最后一部,前两部《心事如山》、《荒野之境》的题材与《古道》类似,讲的同样是登山或徒步过程中的经历和思考。正是由于这些作品都是围绕旅行展开,于是他也被视为新一代“旅行文学”的代表。 

麦克法伦在自己的作品中似乎对于这样的身份和传承十分骄傲。作为英国文学研究者的他,自然比谁都清楚,“旅行文学”在英美文学史上的重要地位。自17世纪英国自世界历史进程中脱颖而出之后,几乎每一个英文作者甚至于许多艺术家,都留下了大量的“游记”。所以,在《古道》的开头,作者就写道,“看得越多,我越发现过去两百年间欧美的散文、诗歌和美术作品之中,有越多的小路与脚印穿针引线般相互串接”。这或许就是“引诱”麦克法伦走上追寻古道之路的原因之一吧。 

行走,为了发现另一个世界 - 严杰夫 - 多余的话

 

不过,《古道》并不能就此被简单看成是一部游记。在麦克法伦的这趟旅程中,并不是所有的“古道”,都如同最开始的那段伊克尼尔德小道,曾经被爱德华·托马斯这样的知名作家走过,或如同国内都市白领徒步的那些半真半假的古道,被无数人踏过。在他的这本书中,有些古道是远古时期古人行走的小道,如今常常被淹没在海水之中,很少有人会冒着生命危险去行走;有些道路更是可以追溯到白垩纪时期,是动物行走的路,更是早被遗忘在布满水泥、沥青制成的高速道路的现代世界之外。这样来看,麦克法伦的《古道》虽然也是在讲述旅行,却在某种程度上,是通过这些徒步之旅来反思人类与自然的关系。 

麦克法伦写道,“脚步是看待大地的一种方式”。在这里,脚步成为人类触觉之中重要的感知渠道,同时又超越了触觉本身。通过脚步,徒步者与自然实现了交互和沟通,反而更深刻地发现自己的内心世界。所以,“行走能够提升视力和思想,而不是鼓励退却和逃避”。麦克法伦自己就常常在行走过程中脱去鞋袜,直接用脚底去感知不同古道表面的土壤,实现与其的交流。 

通过与古道的交流,徒步者不仅延生了对自然空间的认识,还拓展了对时间的理解。古道两边的景观随着时间而变化,“人一生不可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这句哲语同样适用于行走。所以,当我们再次踏上曾途经过的道路,常常会发觉周遭环境有了巨大的变化。对于麦克法伦来说,行走不只是为了体验这种变化,更重要的还在于重现记忆中的画面。他写道,“有一些景观,即便我们离开了现场也会跟随着我们,这些地方活在我们的记忆中,即便事实上它们早已从眼前消失。” 

行走,为了发现另一个世界 - 严杰夫 - 多余的话 

麦克法伦借助巴勒斯坦之行来解说上述这种晦涩的哲思。他是在巴勒斯坦作家拉贾·谢哈德的陪伴下完成这趟旅行的。事实上,由于不是当地人,麦克法伦很难对巴勒斯坦本地景观的改变,产生太多直观感受。他更多的是依靠谢哈德以及徒步过程中碰到的一个巴勒斯坦家族的回忆,与自己的亲眼所见之间的差异,来完成这种想象。 

有意思的是,谢哈德自己就是一位作家和徒步爱好者。在他的《漫步巴勒斯坦》中,就曾对麦克法伦行走的荒野之路的变迁,做过有力的描述:曾经那块“流着奶与蜜的土地”,如今在以巴战争的蹂躏下,被铁丝网分割成无数碎片;更令人痛心的是,今天想要在那些古道上放松地行走、散步,已经成为一种奢望。谢哈德的“漫步”于是便成为了对现实的绝妙讽刺。 

在《古道》里,麦克法伦尽管无法对谢哈德的这种苦闷,产生同样程度的感触,却也直面到了战争对普通人生活的打击。这种打击不止存在于当下的日常,更是触及到了过往的回忆:人们越是拥有美好的记忆,现实的残酷带来的打击就越是惨烈。 

就是这样,在《古道》里,麦克法伦似乎有了某种魔力。他让那些在旅行中常见的石头、草木和空气,都有了讲述的欲望,从而对着行人诉说起一个个意味深长的古老传说。就是这样,借助行走,麦克法伦穿越于不同地域、文化和时空之间;依靠脚掌,他又感受着其中曾经或正在发生的喜怒哀乐。 

麦克法伦用自己细腻的文字和感触,在展现了一段段精彩的旅行的同时,也构建起一个现代都市之外鲜为人知的世界。这个世界的魅力,并不亚于凡尔纳等伟大作家曾经虚构出的那些地心世界或神秘岛。正如作者自己写道的那样,“想象禁不住追随大地上的线条——空间上向前,时间上则向后,去探寻一条路的历史和它先前的行路人。”

行走,为了发现另一个世界 - 严杰夫 - 多余的话

如果您喜欢我的文章,请帮忙在“朋友圈”转发,并推荐“严杰夫的约柜”。:)
行走,为了发现另一个世界 - 严杰夫 - 多余的话
 

 

  评论这张
 
阅读(108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