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多余的话

不得不说的读书的那点屁事儿

 
 
 

日志

 
 
 
 

信创新,得永生  

2015-03-31 17:49:23|  分类: 多余的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严杰夫

214日,滴滴打车与快的打车宣布战略合并。根据易观国际的数据,两家公司合并后在打车APP市场的占比达90%。这引发了坊间对两公司合并会否带来垄断的议论。结合不久前,发改委对高通垄断作出的巨额罚款,从政府到市场,大多数人都认为垄断不是个好事情:它妨碍市场竞争,不利于小企业生存,长期来看,会伤害到技术进步。不过,硅谷教父级的创业者彼得·蒂尔却对“垄断”有不同看法。 

彼得·蒂尔曾是Paypal的创始人之一,在将Paypal卖给eBay后,蒂尔和他的“小伙伴”(或许是“蒂尔教”最初的 “信徒”)纷纷创业,均成为赫赫有名的商业领袖,其中包括埃隆·马斯克的特斯拉和Space X、里德·霍夫曼的领英网(Linkedin)、陈士骏的YouTube……这些人包括蒂尔在内,被称为“Paypal黑帮”,蒂尔就是“帮派领袖”。所以,从某个角度来看,蒂尔比史蒂夫·乔布斯更有“教主”气质。而他在出版了《从01》这部 “创业者圣经”后,显然为“蒂尔教”完成了最后一块拼图。 

在我看来,《从01》里的内容大致包含两个层次。第一层次是,蒂尔给创业者提供的建议。对于许多人来说,创业的首要问题是“创立什么样的公司才能赚钱?”,但在蒂尔看来,这个问题是愚蠢的,他认为创业者最先要搞清楚的问题应该是,“还有什么有价值的公司没有成立?”这就是蒂尔对于创业最根本的态度:创业应该是给人类社会带来新的价值,而不是在前人做过的事情上修补或重复。所以,创业就是一个“从01”的过程。 

信创新,得永生 - 严杰夫 - 多余的话

由于在根本问题上有着独特的看法,蒂尔对创业提出了诸多特别的观点。其中最典型的就是,他认为,成功的初创企业应该是一种“垄断”企业。这种“垄断”并不是通常认为的非法抢占市场地位,也不是拥有政府的扶持优势,而是指,通过冒险和探索,这些企业拥有一种“秘密”,借此为消费者提供他人无法提供的产品。例如,谷歌在网络搜索领域无人可以比拟,并且近乎于占有一种独占地位;而苹果的消费电子产品,也是独特的无与伦比,很难被他人模仿和照抄。按照蒂尔的这一观点,滴滴和快的的合并显然符合这一逻辑。 

或许,我们从蒂尔独树一帜的“垄断”概念中,会联想到中国人常提的“技术护城河”。事实上,蒂尔提及的这种“垄断”,包含了比“技术护城河”更丰富的内容。对于初创企业来讲,技术当然重要,但还不够。蒂尔认为,优秀的团队和有力的营销也非常重要。这一观点可能又会让许多创业者大吃一惊。但不得不承认,只有拥有了这两大要素,获得技术优势的初创企业,才能持续保持探索“秘密”的动力,以维持“垄断”的地位。 

在蒂尔看来,优秀的团队都拥有一个共同的远大目标,这个目标会为初创企业走向成功提供巨大的驱动力。有了远大的目标,一个企业才会长久保持对“秘密”的兴趣,也才能常常创新。所以,对于一个初创企业来说,在薪酬福利上可能比不过2014年的谷歌,但“只要在公司使命和团队方面做出好的回答,就可以和1999年的谷歌站在同一高度”。 

同样,很多创业者,尤其是新兴行业的创业者,不屑谈论营销,他们会认为营销是一个很低端的问题。笔者前段时间就遇到一位在国内互联网金融领域的创业者,这位技术出身的“理科男”认为,只要将产品平台搭建好,吸引足够的用户,营销渠道的搭建也就水到渠成了。对此,蒂尔反驳道,如果一个企业没有有效的销售渠道,那就只能等着关门,这与技术或产品的好坏无关。事实上,正如苹果公司的成功,除了归功于它在设计和技术上拥有的“秘密”外,营销上的“秘密”也让其受益良多。今天,乔布斯在中国的“学生”雷军甚至直接“拿来主义”地运用苹果的营销手法。 

信创新,得永生 - 严杰夫 - 多余的话

在我看来,许多创业者特别是新兴行业的创业者,之所以会与蒂尔这些问题上的看法有分歧,在于蒂尔不是出生于IT行业的背景,而是法律行业背景。在商业领域呆过的他,尽管不认同传统商业社会的价值观,却将那里的成功理念融入到了新兴行业之中。 

如果《从01》谈的仅仅只是上面这些,显然还不足以将蒂尔打造成一位教主。在这本书中,蒂尔显然还谈到了一些远远超过创业层面的内容。蒂尔认为,“从01”不仅是初创企业走向成功的“秘密”,而且是整个人类走向繁荣的“钥匙”。这个“钥匙”就是“蒂尔教”最基本的“教义”:只有不断努力创新,人类文明才能“长盛不衰”。 

蒂尔将人类社会分为四种类型:对未来明确的乐观主义、对未来不明确的乐观主义、对未来明确的悲观主义以及对未来不明确的悲观主义。这四种类型分别对应了四种类型国家:1950-1970年的美国、1982年至今的美国、现在的中国和现在的欧洲。其中,1950-1970年的美国正因为拥有明确的乐观主义,相信世界会有美好的未来,人们才会普遍带有冒险精神而努力去探索和发现“秘密”,所以才形成了创业和创新的黄金时代。 

与之对应的是,蒂尔认为,现在的中国属于对未来持明确的悲观主义态度。由于中国人在历史上经历太多磨难,对资源需求长期紧张,便陷于过分依赖经济增长的陷阱中,而不愿意冒险和探索“秘密”,只愿照搬曾经成功过的传统西方的发展模式。尽管目前看来,这种做法取得了快速的增长率,却也抑制住了创新。 

而当代美国(蒂尔所说的1982年后的美国),则处于一种对未来不明确的乐观主义中。现在的美国人没有规划,更没有目标,只愿跟随父辈走着既定的道路,于是社会精英大都流向金融业和大企业,他们只注重短期回报,对长期进步没有兴趣。这也导致现代美国人不相信“秘密”的存在,而失去了探险精神。 

注意到这种现象的并不只有蒂尔,Twitter创始人之一比兹·斯通在《一只小鸟告诉我的事》中写道,曾作为创业者的“锡安”的硅谷,如今已被功利、短视的商业文明侵袭,人们不再在乎技术革命带来的“远大前程”,只在乎财务报表上让人心安的利润增长。比兹在评价这种短视行为时,是从商业的角度抨击;“教主”蒂尔却将其上升到了文明的高度。他指出,只有深信“从01”背后的“秘密”,深信新技术会给人类社会带来更美好的未来,人类文明才能超越周而复始的兴衰怪圈,并摆脱资源稀缺带来的惨烈竞争。于是,蒂尔在书中呼吁,人类社会需要迎接一场文化革命。 

这样来看,彼得·蒂尔的这本《从01》已是一部探讨人类未来道路的作品,而他自己或许也愿意扮演新时代的“教主”,向大众宣扬他的“秘密教义”。如果,你想成为蒂尔的“信徒”的话,那么就请快默念下面这句话:“信创新,得永生”。


信创新,得永生 - 严杰夫 - 多余的话

 


如果您喜欢我的文章,请帮忙在“朋友圈”转发,并推荐“严杰夫的约柜”。:)

信创新,得永生 - 严杰夫 - 多余的话

 

  评论这张
 
阅读(87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