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多余的话

不得不说的读书的那点屁事儿

 
 
 

日志

 
 
 
 

“麦当劳化”的春节:载不动的乡愁  

2014-02-22 19:19: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严杰夫

马年春晚以“史上最无聊”的评价收场,连往年热闹无比的“群众最受欢迎节目”评选也就此销声匿迹,看来连冯小刚这样的“怪才”也无法拯救春晚的萧条和“堕落”。事实上,不止是春晚,就连春节本身也是一年比一年寡淡。在北上广这样的一线城市,恐怕只有比平时更清冷的街道,才稍微地彰显出了一些春节到来的痕迹。气人的是,反观圣诞、情人节这些西方节日,却在中国愈发“盛嚣尘上”,就连那个搞怪的“光棍节”都被电商大亨的炒作搞得有声有色,“中华第一节”在这样的对比下愈发显得没落。

鲁迅在小说《祝福》中曾对旧历新年(彼时的春节还不叫“春节”)有过生动的描写,“旧历的年底毕竟最像年底,村镇上不必说,就在天空中也显出将到新年的气象来。灰白色的沉重的晚云中间时时发出闪光,接着一声钝响,是送灶的爆竹;近处燃放的可就更强烈了,震耳的大音还没有息,空气里已经散满了幽微的火药香。”这样的春节才算是“活色生香”,才算是真正的年味儿,才算是一派“新春气象”。然而,究竟是因为什么,往昔最受国人翘首以盼的节日会失去魅力,而成为日常生活中的“鸡肋”?

或许,我们从美国社会学家乔治·瑞泽尔的“社会的麦当劳化”理论中,能够就这一问题窥见端倪。瑞泽尔认为,像麦当劳这类庞大的国际连锁集团在运作中大抵遵循了高效率、可计算性、可预测性和全面控制等诸原则,而在现代社会的发展过程中,人们愈来愈多地在各领域开始“普及”这些原则,这种过程即是“社会的麦当劳化”。瑞泽尔的这一理论灵感来源于马克思·韦伯的“形式理性”,因此瑞泽尔所言的这种“社会的麦当劳化”其实就是一种社会发展的理性化趋势。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人们追求的是事物的可控性和可预测性,最终的目的是追求利益和效率的最大化。在这样的冲击下,传统社会观念瓦解也导致人们对传统节日的态度发生了急速变化,春节就难以避免地趋向模式化:过年回家吃上一顿年夜饭,继而看上四小时的春晚,最后伴着震耳欲聋的爆竹声入睡。再往后,连在家吃年夜饭的环节,也被简化成定时定点前往某饭店聚餐。这种陷于“形式理性”的春节,自然失去了传统的节日氛围。

更为重要的是,瑞泽尔认为,与全球化相结合的“麦当劳化”社会,还会衍生出“空洞无物”的状态。因为在所谓的“理性化社会”中,空洞无物更为简单,更适应人们对效率的追求,而且全球化时代里批量生产“空洞无物”的商品,要比生产有内容的商品来得容易得多。这样的空洞化投射到春节上面,亦即变为一种节日的空洞化。 

中华传统社会运作的核心基本可以归结为两个字——“家”和“礼”,前者是中华传统社会的基本组织,后者则是其维系运作的规制。可以说,在传统社会中,中国人的日常生活都是围绕这两个字展开的,包括节气假日的制定在内统统都与它们有关。具体到春节上,传统的中国人都会以家庭或家族为单位,在此间进行一系列“礼仪性”活动,大略有祭祀祖神、祭奠祖先、除旧布新、迎禧接福、祈求丰年等等。了解了这些“内容”,我们才会明白,一家人一起吃年夜饭,是为敦亲祭祖、阖家团圆;吃罢年饭,看着春晚迎接午夜时分,则是为“守岁”迎新;而燃放爆竹则有“辞旧迎新”的意境在内,也是为将节日气氛推向高潮提供背景。然而,抽去了这些内容,吃年饭就变成七大姑八大姨闲拉家常的平台,最终变相提供了家庭间攀比拉仇恨的机会;而春晚也只能成为众多晚会中时间最长的那一台,从而越来越像老太婆的裹脚布;爆竹烟花更是沦为真假土豪们显摆竞赛的工具,纯粹增加了扰民的噪声而已。“麦当劳化”的春节就这样成为一个“巨无霸汉堡”,快速而短暂地餍足了我们无底洞般的欲望,却无法阻挡我们逐利的步伐。

“麦当劳化”以及随之而来的“空洞化”,还令春节与我们日常生活中的许多事物一样,堕入到同质化的深渊中。以前的各大传统节日和二十四节气,就已经勾勒出了一年之中的气象万千、众彩纷呈,而当下的春节、端午、中秋这些传统节日,与外来的西方节日相比都已无半点不同。对于商家来说,它们是一年之中数个促销窗口;对于官家来说,它们则是拉动GDP增长的“加速器”;对于普通人的日常生活来说,它们更只是匆忙前行的“长句”中一个短暂的逗点。

去年年底召开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发布的公报中有句话,“让城市融入大自然,让居民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 不能否认,当时我读到这句话时,曾有过美好的幻想,以至于顿时有些热泪盈眶。然而,在度过了一个“麦当劳化”的“鸡肋春节”后,我猛然醒悟,“乡愁”在我们的时代里是怎样一个奢侈的“中国梦”。对于那个忍心将除夕都设为工作日的政府来说,是否能真正理解这两个字中的意蕴,都需要打一个问号。事实上,满足人们对于“乡愁”的念想,哪里需要费力在“新型城镇化”中去寻找道路,只需在春节时稍稍去除“麦当劳化”的影响,重新让众人在辞旧迎新的档口,能轻松享受到一丝年味儿,“乡愁”自然会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悠然浮现。

“麦当劳化”的春节:载不动的乡愁 - 严杰夫 - 多余的话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订阅号“严杰夫的约柜”,搜索“yan_jiefu”)

  评论这张
 
阅读(15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