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多余的话

不得不说的读书的那点屁事儿

 
 
 

日志

 
 
 
 

京极夏彦的“十夜怪谈”   

2013-04-07 17:03:59|  分类: 多余的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京极夏彦的“十夜怪谈” - 严杰夫 - 多余的话

文/严杰夫
  
“这世上没有不可思议的事,只存在可能存在之物,只发生可能发生之事。”这句绕口令般的句子,是日本推理小说家京极夏彦最具标志性的“口号”。自1994年推出《姑获鸟之夏》以来,这位特立独行的作家以特殊的创作风格吸引了大量读者。
  
被誉为“新本格推理”代表的京极夏彦,可谓是创造性地将推理和妖怪两大元素结合起来的第一人。凭借着对妖怪文化的深刻理解,京极夏彦在自己的 作品中,栩栩如生地还原了一大批日本的传统妖怪,不仅在日本本土,而且在台湾、中国大陆等邻近地区,掀起了一股妖怪热潮。在已经出版的数十本作品中,个人 以为最具“京极风格”的自然是 “百鬼夜行”系列(也被称为京极堂系列)。《百鬼夜行·阴》作为内地引进的首部短篇作品,自然将令众多“京极迷”趋之若鹜。有趣的是,这部短篇中的角色, 在同系列的长篇中均以配角的身份出场过,尤其是第十个故事《川赤子》,更是关于系列中重要角色关口巽的一个支线情节。这样来看,这部短篇小说集在某种程度 上也算是对之前故事的补足。
  
与此前已在内地出版的同系列的七部长篇比较,这本《百鬼夜行·阴》在风格上延续了京极夏彦“妖风四溢”的独特气质,但在故事架构和语言特色上,却“别有一番味道”。
  
《百鬼夜行·阴》中共包含了十个故事,谓之“十夜”。这些独立成篇的故事,分别以十个妖怪为题,讲述了十位人物身上各自发生的诡异经历。另外,这十个故事的主题也全都围绕妖怪展开,这是承袭了此前长篇中的做法——妖怪依旧是京极故事的灵魂。
  
关于“妖怪”的讨论恐怕可以追溯到孔子时代。“子不语怪力乱神”,这是孔老夫子对待妖怪的态度:不否认,却也不直接讨论,采取一种消极的回避 态度。到了东晋干宝那里,妖怪们才堂而皇之地成为文学家笔下的“宠儿”。在《搜神记》里,干宝说“妖怪者,盖精气之依物者也。气乱于中,物变于外,形神气 质,表里之用也。”从此,妖怪即被人们视为“怪异、反常的事物与现象”。然而,或者是孔子很早就“立下了规矩”,因此中国人笔下的妖怪世界可谓是一团乱 麻。倒是自古就重视神怪的日本人,拿起儒家“格物致知”的精神来,将古籍、传说中的妖怪逐个梳理、分门别类,慢慢画出了妖怪们的谱系。这个谱系自鸟山石燕 到水木茂逐渐成熟,到了京极夏彦这里,就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文学小说的基本底色。
  
当然,与前辈们不同的是,在京极的故事里,这些形形色色的妖怪不再是江户时代蛊惑人心的迷信,却是时代巨变下人们心底泛起的阵阵晦暗。无论是 《姑获鸟之夏》、《魍魉之匣》这些长篇,还是由短篇构成的《百鬼夜行·阴》,它们的故事背景均为战后日本社会剧变之时。战争在心理和生理上留下的创伤,时 代变化带来的观念扭转等,才是那些“不可思议之事”发生的真正原因。例如《百鬼夜行·阴》第四个故事中的《鬼一口》,不正是指代主人公铃木敬太郎战时在缅 甸的黑暗经历;而“第九夜”中的《毛娼妓》,也是在暗指主角木下国治的姐姐和桑原丰子受到时代摆弄的悲惨命运。这样来看,京极夏彦笔下的这十个故事,表面 上是书写古代的妖怪,实则是在隐喻时代的乱象;看似是在构建一个“群魔乱舞”的恐怖世界,其实是生动还原了日本战后那段晦暗的历史。
  
然而,作为一部短篇小说集,《百鬼夜行·阴》显然有着不同于此前几部长篇的特别之处。茅盾在谈到优秀短篇小说的特点时说,“短篇小说主要是抓 住一个富有典型意义的生活片断,着力刻画主要人物的性格特征,来说明一个问题或表现比它本身广阔得多、也复杂得多的社会现象。”而王安忆则用更为文艺的方 式来谈及短篇小说的特点:“好的短篇小说就是精灵,它们极具弹性,就像物理范畴中的软物质。它们的活力并不决定于量的多少,而在于内部的结构。”无论是对 照茅盾的描述,还是王安忆的比喻,京极夏彦的短篇小说毫无疑问可以被归入“好故事”之列。这不仅仅是因为这些“小故事”个个都“妖气十足”,更因为它们成 功地塑造了一群个性鲜明、血肉丰满的小人物。例如《窄袖之手》里胆小的杉浦隆夫、《文车妖妃》中敏感柔弱的久远寺凉子、《倩兮女》刻画的女权分子山本纯 子。另外,在《百鬼夜行·阴》中,没有了“京极堂系列”的代表人物中禅寺秋彦和他那招牌式的长篇大论,于是,京极夏彦的叙事不再执着于解释和还原事物或世 界本来的面貌,却更集中精力地描写杉浦隆夫们如何一步步陷入“魔界”。可以说,在这十个故事中,京极夏彦的叙述和描写更加直指人心。
  
当我们已经习惯于京极夏彦常常摆弄铺陈宏大的叙事时,在《百鬼夜行·阴》中,却猛然又看到了一个“短小精悍”的他。这么看来,京极的笔下果真没有“不可思议之事”!
  评论这张
 
阅读(728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