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多余的话

不得不说的读书的那点屁事儿

 
 
 

日志

 
 
 
 

阿梅丽·诺冬的“一千零一夜”   

2013-03-12 15:28: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梅丽·诺冬的“一千零一夜” - 严杰夫 - 多余的话
 

/严杰夫

作为一位高产作家,阿梅丽·诺冬似乎从未遇到过题材匮乏的烦恼。每年一部作品的写作速度,对于这位经历丰富、感觉敏锐的女作家来说,看上去实在是游刃有余。这本《某种活法》就为我们带来了一个新的故事。

《某种活法》中讲述了“我”同一位驻扎在伊美军士兵之间的通信故事。通过信件往来,“我”发现这位同时是自己忠实读者的士兵,在心理和生理上深陷伊拉克战事的摧残,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境地。就当“我”开始准备要去“拯救”这位美国大兵时,却突然发现这一切都不过是一个谎言。“我”于是开始反思同这位假士兵之间的奇怪的情感联系,以及人与人之间那种微妙的关系。

从某种程度来说,这个新故事的气质,与诺冬笔下大部分以自己经历为蓝本的那些故事稍有不同。如果定要为其找出一个同类的话,我倒是觉得同《午后四点》稍有接近。这两个故事在气质上更接近于一种哲学上的思辨,都是期望通过一个虚构的故事,来探讨人际关系中偶发却值得深思的那一面。在《午后四点》中,作者借助“惟一的邻居”贝尔纳丹那令人厌恶的午后四点登门拜访的习惯,触发主人公埃米尔对于自己身份的反思,主人公的行为从“阻止邻居”到“拯救邻居”再到“谋杀邻居”这种匪夷所思的转变背后,正是他在贝尔纳丹这个“外力”的驱动下,对人际关系价值判断的不断变化。同样的,在《某种生活》中,这种外力就成了那个美国大兵:以作者真实姓名出现的主人公,在美国大兵讲述谎言,随后又自我揭穿谎言的过程中,对对方的感情从最开始的同情到好奇,再到产生好感,然后又有所恐惧,最后猛然惊醒,个中感受可谓是翻江倒海。在这种巨大的情感波动下,作者发现人与人之间存在着对互相理解的巨大渴望,这种渴望被作者喻为是一种“阿米巴和原生动物的基本生存方式”。借助那位美国大兵的口,作者肯定了这样的一种生存方式,而这也成为了书名的来源。

然而,与《午后四点》走得更远的是,作者在书中对于作家身份提出的拷问。“自从开始写作,你在寻找什么?这么长时间以来,你如此急切地觊觎什么?对你来说,写作意味着什么?”在故事最后,诺冬接连抛出的这三个提问,每一个都牵涉到写作的终极问题。作者认为,写作不过是作家的一个逃生门,“当一个作家,意味着绝望地寻找那个逃生门”。在这样的层面,作为作家的作者和作为说谎者的那个假大兵,实际上成为了同一种人,都是为了自己的需要在编造一个又一个故事,不同的只是那个假大兵的说谎对象是特定的,而作者们的“谎言”所针对的则是不特定的读者群体。

在这样一个小故事中,诺冬加入了美国海外战争、网瘾、减肥等等当下最流行的小说元素,然而诺冬却没有把这些元素捏合成那些早已泛滥的故事,而是依旧自顾自地述说着自己的“一千零一夜”。

  评论这张
 
阅读(236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