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多余的话

不得不说的读书的那点屁事儿

 
 
 

日志

 
 
 
 

纵横万里的山河拷问  

2012-12-10 14:55: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严杰夫

在《大国医改》出版1年后,朱幼棣又携带着这本《怅望山河》来到了读者的面前。说是新书,其实这部作品在作者的脑海中已经盘旋了五年有余。在后记中,作者提到,《怅望山河》的写作从汶川大地震之前就已开始,直到2011年才基本完稿,而到2012年年尾的今天,我们才真正再次读到了作者这些泣血的文字。

看得出来,四年多前的那场大地震显然给作者的写作带来了极大影响。作者动笔之初,大地震尚未发生,但是现在翻开这本书,扑面而来的正是那场惊泣天地的灾难。作者明白国人是如此的健忘,四年多的时光,人们如今对待那场灾难的态度恐怕只剩下了仪式上的缅怀。我自己也是早就忘记当初看了多少悲情的脸孔,听了多少急盼的言语,于是作者的文字一把就把我猛然拉回到那个悲怆的五月。

如果仅是停留在对逝者的追思上,我想这本书也同许多矫揉造作的散文一样,妄图依靠虚假的感情来赚取人们廉价的泪水。然而,作者毕竟是在不停的思考,他想要通过文字来拷问灾难背后究竟隐藏着多少人类自己的错误。

依稀记得当年地震发生后,许多专家在面对媒体时,都毫不掩饰地断定地震的不可预测性。对于这样的言之凿凿,我自己当时也欣然接受。但是有地质工作经历的作者,却一眼就看穿了这些所谓的专家抛出这些观点的真正用意。视野宏阔的朱幼棣用大气磅礴的论证,将“地震不可知论”的观点批驳得体无完肤。

在纵向的历史语境里,作者提到,早在解放初,李四光先生就已开始开展新中国的地震预测工作。无疑,作为从 “大师的时代”一脉相承而来的李四光,为后人树立了一个真正的学者榜样。在作者的笔下,李四光那种“泰山石敢当”的气魄,与当下学者的推诿形象,对比强烈、高下立判。同时,在横向的空间语境中,与作者的大部分作品相同,他将对灾难的反思放到了更为广阔的地理视野中:从西北巴彦喀拉地区的玉树,到东部渤海湾畔的唐山,作者带领我们几乎走遍了大半个中国,在宏大的叙事中,作者想通过这些差异巨大的区域间的对比,告诉我们地震的产生和发生无疑在地质学上有着可以考察的规律。

当然,在构思《怅望山河》的最初,作者肯定不是只想在 “地震能否预测”这个问题上纠缠到底。同那部《后望书》一样,作者究其根本仍是想要为我们这千万平方公里的辽阔土地上,曾经发生和仍在发生的荒诞,以及由这些荒诞所带来的悲剧立传。这些荒诞和悲剧,需要我们记住,更需要我们反思。所以,在书的后半部分,我们陆续看到作者又急切抛出了一系列的拷问,从京津两地的水危机到海河和新安江的断流,从白洋淀与洞庭湖的干涸到南水北调、三峡工程背后埋藏的风险。读到最后,我想每个读者都会如作者一样的忧心忡忡。

范仲淹的那句“先天下而忧”在几百年内一直都是传统知识分子秉持的重要品质,如今这种品质同样充盈在了朱幼棣的笔下。怪不得,吴晓波要将作者评价为“最后一个士大夫”。从《后望书》到《大国医改》,再到这本《怅望山河》,朱幼棣让我们不会忘记自己生活的这片辽阔疆域,及其容纳的厚重历史,更为重要的是,作者想要提醒我们永远记住这片疆域中曾经发生或将会发生的那些悲壮。

  评论这张
 
阅读(17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