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多余的话

不得不说的读书的那点屁事儿

 
 
 

日志

 
 
 
 

庚寅春读书记:初夏荷花时期的爱情  

2010-06-06 20:28:33|  分类: 多余的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庚寅春读书记:初夏荷花时期的爱情 - 严杰夫 - 多余的话
 
文/严杰夫


算起来,已经三个月没有写读书记了。一是,三个月来琐事不断,自己也没正经好好读书;二是,自己越发倦怠,稍微不知从何写起,就搁笔罢休,做颓废状。虽这么说,尽管三个月里阅读量大幅下降,但毕竟是很长一段时间,细细数来也略微翻过七八本闲书,大多是四、五月间读的。记得这中间,还去了一趟心慕已久的苏州博物馆。可见自己的消闲时间也并未就此荒废掉。这么想来,也就安心多了。

只是,这期间读的书,颇有些令人神伤,太不谙合这个季节本来的色彩。从春天万物复苏的时节,再到现下初夏未夏的时刻,应当已是几度花开花落,眼见果子就要成熟的日子了。只是,这三个月里有意无意地读的那些作品,却无法让人感到成熟带来的感动,却更多是感叹花谢果落后随之而来的孤单和绝望。庚寅春读书记:初夏荷花时期的爱情 - 严杰夫 - 多余的话

去年的时候,连着翻了朱天文最新的两部作品——《巫言》和《荒人笔记》。这两部被誉为“女人论”三部曲的最后两个篇章,用极尽琐碎的言语描绘了现代都市男女间的情感困惑。凑巧的是,译文社今年也出版了四卷本的“天文作品系列”,将其主要作品基本网罗殆尽,也令我得以窥见这个在岛内著名才女的文学成长历程。溯源而上,我发现从《炎夏之都》开始,朱天文的写作视角就开始关注城市男女间微妙的感情互通。只是,似乎从一开始,朱天文就对感情问题保持以暧昧的无奈。“想起了多年以前所爱的人的那句話,有身体好好,有身体好好……”,朱天文在《炎夏之都》故事的结尾如此呢喃。在那个闷热的“炎夏之都”里,感情里载负了太多的杂质,这些负担和责任不仅让我们自己对已经拥有的感情疲惫不堪,甚至让我们再也没有力气去挤出新的感情。所以,我们所能做的就是怀念,怀念年轻时,只要炙热地把自己鲜脆的身体投入进去,就可以感受到爱情回馈而来的令人流泪的热情。

比起天文的婉约,妹妹天心的文字则要直接犀利许多。在她的新作《初夏荷花时期的爱情》里,朱天心用最讽刺、最鲜血淋漓的文字,将都市中年已婚男女间的爱、迷惘和绝望赤裸裸地呈现在读者面前。《偷情》里,那个跟丈夫一起去往另一个城市扮作“偷情者”的女人,所拥有的对激情的怀念和对失去现世安稳后的恐惧间的矛盾,令人发现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那种“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的混蛋。写出这样的文字,让我无论如何也无法将那个曾经写出《击壤歌》的朱天心,与当前的朱天心联系到一起。这种矛盾纠结的心态,就好像《日记》里为了悼念从丈夫那里逝去的爱情,而翻开丈夫少年时期的日记的女人。
庚寅春读书记:初夏荷花时期的爱情 - 严杰夫 - 多余的话

阖上书本,我就在想,为何时间的推移和岁月的流转,令我们曾经心驰神往的那种爱情神话纷纷掉落人间,堕落成一声声无奈而又沉重的叹息?是因为,我们生活的世界,爱情的背后实则总是附带着太多太多的东西么?当初春第一朵花开的时候,我们大多是被那严冬无色的世界里惊现的那一抹亮色而吸引,而只有到荷花盛开的初夏,经历过花开花落以后,才会发现,那抹曾经令你我涕泪的亮色,只不过是为了吸引蜂蝶完成繁衍、生物界里最现实主义的一个手段而已。

田晓菲的《烽火与流星》是一部文学史著作,但它描写的却似乎是中国中古文学史中最黯然的一页。由于意识形态或历史传统的因素,萧梁文学似乎从来只被看作中国文学史上的一段插曲,无论是《花间词》还是《玉台新咏》,在被承认其艺术价值的同时,历来总是与颓废的文学气氛相联系。而就是那对佛教做出重大贡献的梁武帝,也常常被认为是一个只认菩萨不要江山的不称职皇帝。哈佛博士田晓菲的这部作品,想要修正的就是前述的这种“偏见”,顺带批判“南、北”观念里的一些认识误区。其实,萧梁文化到底在中国文学史上占据怎样的一个地位,已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通过重现萧梁文学的成就和贡献,在筚路蓝缕的历史尘埃当中,田晓菲让我们发现了这样一个不亚于人类文明史中任何文化盛世的王朝。瞿秋白1935年在致鲁迅的一首诗中写道,“是庾信远眺的,落星城,烽火照江明。但先死者不是萧纲。掀开夜幕,秉烛照见,野路黄尘深。”,我想说,这正是当下的我们对那个年代最发自内心的纪念!

庚寅春读书记:初夏荷花时期的爱情 - 严杰夫 - 多余的话

无论爱情也好,还是辉煌的萧梁文化也好,在时间的流淌中,再美丽灿烂的东西都会磨成昏暗暧昧的顽石。曹公雪芹已经看透了这一切,所以在红楼梦开场最先出场的就是那一块女娲补天遗留下的“顽石”,那么仍然在现世的幻境中“虚游”的我们,要待何时才能醒来呢?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品书茶聊
阅读(143577)|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