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多余的话

不得不说的读书的那点屁事儿

 
 
 

日志

 
 
 
 

济慈这枚闷骚的明亮之星  

2010-02-08 10:52:57|  分类: 多余的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济慈这枚闷骚的明亮之星 - 严杰夫 - 多余的话

文/严杰夫

好久没有好好坐下来写一篇关于电影的文章。看完《明亮的星》,我决定要谈一谈这部电影。

之所以不得不写这部片子,是因为影片的主人公是大诗人约翰·济慈(John  Keats)。虽然很多人可能并未真正阅读过济慈的诗,但他的名字可以说是如雷贯耳,特别是对那些文艺青年们来说,这更是一个“言必称”的名字。曾经凭借《钢琴师》获得金棕榈的简·坎皮恩(Jane  Campion)在《明亮的星》中截取了济慈最后的三年时光,而这可能也是济慈一生中最浪漫的岁月,因为他在漢普斯泰德(Hampstead)的朋友家里,认识了他一生的挚爱方妮·布朗(Fanny  Brawne)。

在我印象中,西方人拍这类历代史上文学人物的传记,就好像中国人拍帝王戏一般,从文艺化的对白,到田园风格的取景,再加上悠长的慢镜头,大多大同小异。所以,起初我是抱着去看另一部《成为简·奥斯丁》(Becoming  Jane)来期待的。可是当看完全片,我才发现,尽管影片中的确有同样唯美的英格兰田园风景,但与高调煽情的《成》相比,《明》的故事就显得闷骚许多。不说整部影片男女主角最亲密的镜头,就是坐在河边亲热耳语(两人缠磨了大概不到五分钟光景,就因为芬妮妹妹的喊叫而嘎然而止了),而更多的大多都是两人彼此面对面坐着聊诗歌,再不然就是彼此隔着落地窗两两相望、眉目传情。正是十四年前给我们呈现了一部激情四溢的《钢琴课》的那位坎皮恩先生,在2009年却给大家上了这样一部闷骚无奈的“诗歌课”!

当然,请不要误会,我在这里全然没有要批评这部作品的意思,实际上,这部电影的风格十分精到的符合了济慈一生的气质。从十四岁就开始写诗的才华文人,长有一副精致俏巧的脸庞,我想这样一枚文艺男青年对任何文艺女青年的杀伤力可以说是原子弹加氢弹再加中子弹的威力之和,可是他直到二十二岁才遇到真正喜欢自己的女孩,这与其说是我们的大诗人坐怀不乱,为了自己热爱的事业甘愿抛弃一切,还不如说这是多么闷骚的传奇一生,更何况就在恋爱后的三年,我们的诗人就被著名的“文人病”(肺结核)夺取了生命,而将那枚对自己一见倾心的文艺女青年孤独丢下,抱憾终生。

所以,这样来看,对于文艺青年后辈来说,济慈既是一个令人嫉妒而生向往之的榜样,又是一个令人生畏而敬而远之的典型。毕竟要成为像济慈那样才貌双全的文学青年,不光需要依靠后天的专注与努力,更需要先天上帝的恩赐。君不见大多数文字工作者的形象,不是瘦的贼眉鼠眼,就是胖如约克郡特产。怪不得上回我在omegle上向某海外马甲故作资深写作男状,立马就被人怀疑成一个“住在妈妈房子地下室的成天看A片的40岁老变态”(原意大概如此)。

于是,当《明亮之星》中那紫云英的画面反复出现时,不只是让我沉浸在十八世纪英格兰乡间浓郁的田园风中,更多的是让我怀疑起来,对大多数文人来说,这样过于理想主义的景色真是孤独人生中一颗“明亮的星”吗?或者其实不过是文艺青年的内心中常滋生出的对这个世界的一厢情愿。

  评论这张
 
阅读(63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