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多余的话

不得不说的读书的那点屁事儿

 
 
 

日志

 
 
 
 

十一月读书记:小心鬼魅魍魉出没!  

2010-12-15 08:23:44|  分类: 多余的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严杰夫

在西方,十一月份的气氛大概相当于我们的农历七月,是一个鬼魅魍魉四处出没的月份。有趣的是,在这个月里读的几本畅销小说,大多是气氛阴森诡异的悬疑作品,实在应景极了。 
十一月读书记:小心鬼魅魍魉出没! - 严杰夫 - 多余的话

京极夏彦的京极堂系列,我读到了《涂佛之宴》。从最早一本的《姑获鸟之夏》到这本《涂佛之宴》,书本的厚度跟出版的年代大致成正相关。于是出现的情况就是,《涂佛》竟然可以多达四卷本,且每本厚度都超过300页,这样的厚度在畅销小说可以说并不多见,因为我们都知道大部头总是让多数读者望而却步。然而,京极夏彦却像是个什么也不在乎的偏执狂,只顾把自己一肚子的故事统统倒出,却不管对方的容器能不能装得下。幸好,我们这些粉丝总是能忍受京极这种任性地话痨。

在阅读京极小说的过程中,我们在感叹于他熟谙于传统鬼怪的同时,也常常佩服他的故事架构能力。从最早《姑获鸟之夏》里的单线结构,到《络新妇之理》的蛛网结构,就已经让读者对于京极的叙事能力感到惊讶了。而这本《涂佛之宴》则会让读者更加感到,京极头脑中的那个鬼怪世界的复杂程度非常人可以想象。对于这个“新故事”四下枝蔓的结构已让人充分体会到“剪不断理还乱”究竟是什么样的一种状况。

《涂佛之宴》分为《备宴》和《撤宴》两个部分,其中《备宴》讲述了六个小故事,分别对应了六个妖怪,而到《撤宴》中京极又用了两卷的篇幅,来逐渐揭开故事背后的谜团。最终,在故事的结尾处,我们终于看到所有故事都连成一体。可以想见,当这个庞杂的故事呈现在我们面前时,会是怎样一个巨大的“妖怪”啊!然而,由于京极作品中蕴含了极大的信息,读者只会在阅读的过程中感觉脑子不够使用,却丝毫不会对他絮絮叨叨的文字有倦怠的感觉。

十一月读书记:小心鬼魅魍魉出没! - 严杰夫 - 多余的话
由于日本的鬼怪文化大多属于传统文化,而日本传统文化与我们的传统文化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于是在京极的故事中也常常会闪过不少我们熟悉的元素。然而,在《涂佛》之中,对于中国元素的运用则更进了一步。从山海经到河神,从太岁到道术,从始皇寻药到徐福遗迹,可以说在京极的眼里,日本的许多妖怪形象都可以从大陆寻找到本来的面目。于是,我们在书中就看到,穿插于剧情发展之中的,大篇幅地关于日本妖怪的起源和发展的论述。
十一月读书记:小心鬼魅魍魉出没! - 严杰夫 - 多余的话

在内地,京极夏彦的作品一直以来都只是在小范围内受到读者的追捧,在出版社陆续推出了他的前四部作品后,京极堂系列便一直处在被跳票的境地中。其在日本推理作品中的非主流地位,应是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幸好现在购买台版小说已十分方便,京极的死忠们为了再度进入他的妖怪世界,并不需要等待过长的时间。

十一月读书记:小心鬼魅魍魉出没! - 严杰夫 - 多余的话

事实上,同京极类似的悬疑小说作家,在西方并不算罕见,从最早的《玫瑰之名》的作者翁贝托·埃科(Umberto Eco),到前两年风靡全球的丹·布朗(Dan Brown),再到具有保加利亚血统的美国畅销小说作家伊丽莎白·柯斯托娃(Elizabeth Kostova)。

伊丽莎白·柯斯托娃毕业于耶鲁大学,后来又得到密歇根大学艺术硕士学位。作为她的处女作——《历史学家》可谓是出版界的又一个奇迹。05年,伊丽莎白的处女作《历史学家》(The Historian)上市,曾在畅销书排行榜上击败过当年的大热门《达芬奇密码》(The Da Vinci Code)。另外维基百科的资料显示, Little, Brown and Compan 出版公司用于购买《历史学家》的版权费用高达200万美元,而在美国,一位没有名气的新作家处女作版权费一般在30万美元左右。在《历史学家》中,伊丽莎白凭借细腻的笔触和广博的知识,塑造了一个与众不同的吸血鬼形象。凭借她的刻画,甚至让我一度相信,那位“德拉库拉”伯爵曾的的确确在历史上真实存在过。那个充满文雅气质而丝毫不令人恐怖的吸血鬼,直到四年后的今天仍然让我无法忘记。

十一月读书记:小心鬼魅魍魉出没! - 严杰夫 - 多余的话

09年底,伊丽莎白出版了她的第二部作品《天鹅贼》(The Swan Thieves)。在经过并不算漫长的等待后,我在11月快结束时读完了伊丽莎白的这部新作。同前一部作品不同的是,这部作品的故事背景地从伊丽莎白曾经的故乡东欧转回到了美国,并且涉及的领域也从历史转向了作者更为擅长的艺术。

《天鹅贼》讲述了一名颇有名气的画家罗伯特·奥利佛在国家画廊企图用刀子攻击一幅油画,而接手这个案子的精神科医生安德鲁·马洛面对奥利佛则束手无措。为了寻求突破,马洛决定追查奥利佛的过去。然而,随着马洛逐渐深入到奥利佛的世界中,一段不可思议的爱情开始水落石出,而这段诡异的感情背后甚至还牵涉到了19世纪末的几位法国画家。

十一月读书记:小心鬼魅魍魉出没! - 严杰夫 - 多余的话在这部作品中,伊丽莎白依然在探索不同与常人的偏执人群的精神世界。《天鹅贼》中的那个疑似精神病患者罗伯特·奥利佛,就像是《历史学家》中德拉库拉的翻版,唯一的区别只是令罗伯特无法自拔的是绘画,而非德拉库拉沉湎其中的古老图书。然而,在失去了东欧的瑰丽景色后,如何让故事不陷入喃喃自语,并在层层叠叠的线索和信息铺陈下,又如何让谜团的解开尽可能优雅却不让读者丧失耐心,这对作者来说的确是个很大的挑战。没有令读者失望的是,伊丽莎白再次成功地展现了她娴熟的掌控能力。这个看上去有点像聊斋的爱情故事,并没有因为夹杂了许多印象画的历史知识,而显得过于艰涩顿滞,事实上整部作品在情节的推进上可以说十分流畅却又不失细腻。在书中,发生在现世美国的这段诡异感情,同一百多年前法国的那段神秘爱情,两相交杂一丝不乱地在作者笔下娓娓道来。

可以说,同京极夏彦的作品一样,伊丽莎白的小说同样是爱者爱之深、恨者则恨之切。一切均在于作为读者的我们,是否适应于作者提供的这种叙事模式。然而,一个不得不承认的事实是,无论我们是爱还是恨,京极夏彦、伊丽莎白们都不停地为粉丝们呈上一道道丰富而不失品质的大餐。就如同电影界中的克里斯托弗·诺兰,他们也在努力构建一个只属于他们自己的异次元世界。

十一月读书记:小心鬼魅魍魉出没! - 严杰夫 - 多余的话
弗朗索瓦·布歇(Francois Boucher,1703—1770)作《丽达与天鹅》(Leda and the Swan)
  评论这张
 
阅读(363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