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多余的话

不得不说的读书的那点屁事儿

 
 
 

日志

 
 
 
 

故事、思想、人生真谛——《沉重的肉身》  

2006-03-04 12:15: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Jeff
  
   “无人的时候,跟随耶稣的人和十二个门徒问他的这比喻的意思。耶稣对他们说:‘神国的奥秘只叫你们知道;若是对外人讲,凡事就用比喻,叫他们看是看见,却不晓得;听是听见,却不明白。恐怕他们回转过来,就得赦免。’”
   ——马可福音4:10-12

  
  一、
  如果说,哲学是开启人心灵的钥匙,那么听故事就是取得这把钥匙的最好途径。每个少年的记忆中,都会存留有关于故事的温暖回忆,在这些故事中我们或许第一次懂得了爱情的美丽,或许第一次明白了善良与真诚的珍奇,或许也是第一次体会了友谊的宝贵,也是故事最先教会了我们人生的真谛。无论如何,是故事最先开启了我们脑海中思想和想象的花园,让我们发现到了智慧的芬芳和思想的力量。是的,人们内心中一切关于伦理、道德,以及幸福的印象和理解,毫无疑问都是来自于那些或平淡,或神奇,或乏味,或引人入深、难以忘记的故事。
  依旧记得儿时看过的《童话大王》,那是当时一本风靡全国的儿童读物。在那时候小孩子的眼里,那就是最先锋的杂志。尽管多年以后,《童话大王》的创办者早已文思枯竭,但是当初的这本杂志中的故事,告诉给那些小读者的关于人生的知识和思考,影响了数代人的成长。直到如今,当初的社会主义接班人们,大多已经踏入了社会,开始了与父辈母辈们无异的辛劳人生,有的甚至已经娶妻/嫁夫生子。但是,我想,或在茶余饭后,或在午夜入睡前、或有时早晨刚睁开眼睛的一刹那,关于他以及他的这本杂志肯定会有一些臆想和回忆,那是一种怀念。关于儿时故事的怀念,当然不止于《童话大王》里那些胡编乱造的童话,格林与安徒生应该是我们首先知道的西方文学巨匠,他们在我们记忆中位置应该先去莎士比亚和巴尔扎克等等文艺复兴的文学思想巨人。
  故事赋予我们儿时的生活,以另一种生活的体验,这种体验超越于我们的家庭中父母的责骂和疼爱,超越于学校中小朋友的嬉戏与矛盾,超越了老师的厌烦,众多作业带来的烦恼和对于考试的担心和忧虑。正是这种超然的体验,才使我们这样生长在红旗下的祖国的花骨朵,真正地形成自己关于真善美的看法。这是童话的力量。
  
  二、
  稍长的少年们,对于童话的幻想与神秘的兴趣渐渐逝去,而小说中对于现实的描写,以及历史中对于先我世界的叙述,让他们开始产生着迷。
  小说源于生活的叙述,让我们陡然地看到了生活的真相,人生的悲剧意义或许在此刻被放大。有的孩子在这样的时候会变得成熟,而以努力学习,天天向上这样的现实主义方式来逃避宿命和人生的悲剧。那么有的孩子则依然以乐观主义的态度,面对即将来临的惨淡的人生,毕竟那是以后的事情,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准,何必有太多的担心忧虑。
  历史叙事,相对于小说故事,有的时候似乎显得更加故事化,但是真正明白的人才知道,历史叙事中的故事是真正现实的。因为这里面是关于人的宿命的一个个写照。历史不就是惨淡人生的记忆碎片拼贴起来的真实故事吗?当每一个中国知识分子在先人语录以及精神的激励下,和悲惨收场的宿命的夹缝中挣扎而鲜血淋漓的时候,有谁能看不到中国知识分子和士绅文化下的中国历史的悲哀和凄凉,有谁看不到历史在他们的身上,在每一个朝代、每一个时期中一遍又一遍单调地重复着,这样的重复中充满了命运与人生的冷酷。曾经与一个韩国朋友谈话时,偶然谈到了中国的历史,但是我很快就不再讲关于中国的历史故事。不论他本身汉语的水平和中国历史知识的匮乏,让他很难听懂我讲的故事,更不用说去理解中国历史中那些风云波谲和翻云覆雨的事件背后的秘密。《非常道》中黑色幽默的语句中渗透出的痛楚是关于中国人的集体痛楚。
  当然这并不是说只有中国的历史故事中才能体验到这样的痛楚,其他国家里每一本历史书中,这样的惨痛,在每一页里也都在轻描淡写、故作潇洒的文字中如鬼魅般四散着,只是表面的故事情节、人物以及方式不同而已。空气当中充满的血腥味道,以及那种肉体的痛楚无论何时何地何人大多相似,因为这肉体的痛楚在每一个人的人生中必然经历,没有办法逃避。任何真正读懂历史的人,永远不会否认这一点。
  
  
  
  刘小枫就是其中一个。
  他读的故事,听到的故事肯定不止中国的,还有西方的,还有其它的。而这些故事,或许在很多人眼里不过是饭后的谈笑,或卖弄的资本,但是刘小枫看到了令人战栗的真相。这个社会、这个世界和我们人生的真相。这样的真相不是轻易能发现的。就像是小枫在他这本集子的第一篇文章中谈到那种思想中侦探一样,需要有真正的眼睛才能发现那个事实,那个被掩盖起来的毛骨悚然的事实。
  现代思想的兴起,与法国思想启蒙不无关系。那时开始,讲故事的人就开始狡猾起来了,因为他发现听故事的人已经要发现某种不应当发现的真相,所以故事需要有另一种讲法。现代性的语词,在这里面成了最大的帮凶。由这些语词构成的新的概念和观念,煽动着人们,欺骗着人们,在人们在这样的语词的蛊惑下继续虔诚的跟随着那些所谓的先驱的时候,他们没有办法看到在这些先驱身上应验地关于人生的宿命。但是人们无法真的去发现隐藏在这些蛊惑人心的字词和思想后面的祸心,和黑暗。于是,他们依旧执着地拿着自己已经沉重的肉体去填补那心中的空洞。于是,在每一个人自以为是的狂笑的时候,背后的黑暗的命运之手就挽住了你人生的轭,越箍越紧,直至你无法呼吸。
  人们从专制,跳到自由,再到民主专制,制度与各种思潮如唱戏一般在各段历史中轮换着,在各个国家里上演着,但这不过是人们从一个黑洞,跳入另一个黑洞而已。人们以为的光明,自己制造的光明只是狂风中残烛,甚至是荒漠中的海市蜃楼,没有办法让我们走近所希望的,只能促使我们的人生更快地被虚无和黑暗所吞没。
  小枫看到了这些,所以他不再沉默,他要指出这样的虚无和黑暗,他不能看着本就脆弱的尘土般的人的肉身再继续地沉重,只因着人们的灵在死亡着,在黑暗里。在这里,他只是依旧用了人惯用的方法去叙述——讲故事,但这些故事里含着的却真正是我们应该获得的真相与秘密。2000年前的耶稣,在上帝的派遣下就是用了这样的方法,2000年后依旧流传着的《圣经》中也用讲故事的方法告诉着人们隐藏的奥秘和这个奥秘中拥有的人生真谛。刘小枫没有道理不用这种方法。
  人们哪,不要再被蒙蔽了,不要再被黑暗给以我们的自大所欺骗了。奉命在天上的那个,给与我们了道路,归去的道路,真正的道路。我们要做的就只需要踏上去。
  
  四、
  《圣经》中耶稣说:日子满了,天国近了。我们都听到了,不过听到是一回事,知道又是一回事,能进去更是另外一回事。
  要进天国?先听懂故事吧。

故事、思想、人生真谛——《沉重的肉身》 - 严杰夫 - 多余的话
 
沉重的肉身
作者: 刘小枫
副标题: 现代性伦理的叙事纬语(第三版修订本)
isbn: 7508033779
页数: 287
定价: 29.00
出版社: 华夏出版社
装帧: 平装(无盘)
出版年: 2004-1-1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