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多余的话

不得不说的读书的那点屁事儿

 
 
 

日志

 
 
 
 

转行的全球化传教士——托马斯·弗里德曼  

2006-11-25 23:25: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Michael Anti
 
for 了望东方周刊
 
在我心中,有两个托马斯·弗里德曼。前一个是资深中东问题专家、三届普利策奖得主,曾是我学习
的榜样,并以认识他为自己新闻事业的追求之一;另一个是不知疲倦的全球化传教士,我佩服他的热
情和演讲能力,但却越来越少看他的文章。
 
即便在低头就能撞见普利策奖得主的纽约时报社内,弗里德曼也着实是个人物。他的本科专业是地中
海研究,硕士专业是中东研究。毕业后参加UPI的伦敦分社,被派往贝鲁特。后被《纽约时报》雇用
,成功报道了1982年以色列入侵黎巴嫩,这立刻使他获得了次年的普利策国际报道奖。接着他驻站耶
路撒冷,又因为报道第一次巴勒斯坦人起义,荣获了第二次普利策国际报道奖。这些中东经历让他写
就了《从贝鲁特到耶路撒冷》,也奠定了其中东报道在报社内的崇高地位。
 
他的文章很好看,我至今能背诵几段他写的中东问题专栏文章。除了专业之外,他文章的特点就是非
常善于用一些故事、一些语言的双关和押韵来吸引读者注意,而且对复杂问题的简化论述有其天才之
处,常常从他文章中迸出一些可以立刻成为引语辞典、或者杂志每周金言摘录的优秀句子。例如在一
篇谈以色列前总理拉宾的文章弗里德曼是这么开头的:
 
"拉宾(Rabin)被暗杀后不久,我收到一封来自一位以色列女人的信,她群发给朋友以表达她的感伤
。她说她坐在电脑旁写下自己的思念,把文件名命名为Rabin,写完之后当她要保存文件的时候,程
序自动询问是否'Save Rabin?'她对我们说,当时是多么想按一个键就能'Save Rabin'啊!这也让我
希望有一个回车键,可以在点击后,带我们返回这所有的狂热之前。"
 
这样魔幻般的文字技巧加上他对中东政治的熟悉,使得阅读他的文章有一种知性加上感性的快感。更
重要的是,他文章所选取的英文单词,控制在任何一个美国高中生就能完全掌握的词汇量范围内,如
同口语演讲稿,这让他的文章和《纽约客》的知识分子写作,以及纽时其他作者如Maureen Dowd等更
加重视文采的人的作品不同,使得即便没有受过文科教育的中产阶级、商业和技术专业人士、甚至初
通英语的外国人,都能从头到尾朗诵无碍,这也是他的书现在在所有英语专栏作家中卖得最好的原因
了。
 
现在回想起来,这也是我当初疯狂迷恋弗里德曼的原因。因为我即便能努力读懂骂布什骂得精采绝伦
的Maureen Dowd,我也无法能像美国人那样立刻捧腹大笑。更重要的背景是,中文评论界正逐步从杂
文风格中挣扎走出来,应该写成什么样评论专栏,大家都在摸索。当时很多中文写者开始模仿纽约客
文体,连说中国三农问题都要追述到16世纪法国、不确定的全球化、以及约翰和约瑟夫。而弗里德曼
给国人的鼓励是:世界上这么的大牌专栏作家,都在深入浅出地对大众说着最简单的句子,那我们就
别装孙子把简单事情绕成复杂命题吓人吓自己了。
 
在经历了驻外、获奖经历之后,他被调回总部,后来成为白宫记者,1995年成为纽时对栏评论"Op-
ed"的国际事务专栏作家。不过,专攻中东政治的弗里德曼突然觉得世界有一件事情比中东要更重要
,那就是全球化问题。于是有了他的《凌志和橄榄树》。显然转向有点过早,因为很快911事件发生
。弗里德曼立刻停止了全部的关于全球化的思考,回到他自己的本行,去阿拉伯和以色列去采访,想
知道为什么"他们恨我们"。关于911的反思评论,直接导致他第三次获得普利策奖。
 
2004年,他觉得是时候再次转向全球化问题了,特别是他访问了印度软件基地班加罗尔和中国的北京
、大连之后。他向纽时老总请假写书,也就是目前长销不衰、多奖齐得的畅销书《世界是平的》。这
本书目前终于被删节翻译成了中文版,引起了新的一波弗里德曼热潮。11月,他来北京、上海演讲和
推销自己的中文版书,收到了跨国大公司和媒体的热烈欢迎。
 
但此次弗里德曼来华推销,让自己在中文世界的知名度大大提高的同时,却遭到了很多评论者不客气
的质疑。《中国日报》主笔周黎明认为该书写作行文罗唆,一句话可以在两三页里重复十来遍,而且
对中国理解不准确。《经济观察报》的编辑飞猪在听过弗里德曼的演讲之后,幽默地认为当天他最大
的收获是知道了"Oh, My God"有多少种讲法。
 
怎么神近了,神话就消失了?其实这样的感觉我也体验过。因为工作的缘故,我和弗里德曼接触得比
较早,去年他来华演讲和访问时,我作为助手全程作陪。他在清华和北大分别做了两场演讲,非常精
彩,但和世界上他关于他这本书所做的所有演讲一样,也非常雷同。这倒不需要苛责,大概商业演讲
都这样。他的确是个天才的演说家,甚至我今天都能大段背诵他当天演讲的内容:因为太戏剧、太对
称、太双关、太押韵。
 
例如他说,"500年前,哥伦布向西去印度,发现了世界是圆的;今天我向东去印度,发现了世界是平
的"。"几十年前,我的父母教育我们,快吃饭,因为中国印度孩子在挨饿(Starve);现在,我对自
己的女儿说,要学习,因为中国印度人在抢夺(Starve for)你的工作。"
 
但是在被他的幽默打动之余,我也静静地观察这位伟大的专栏作家——我曾经的神话。世界本来就不
是平的,世界当然有一些地方被拉平的趋势,但无论如何,"世界是平的"这样的极端宣称,和弗朗西
斯·福山的历史终结论一样,注定是不可能深刻和现实的。难道为了畅销,就必然牺牲起码的深度的
吗?
 
弗里德曼是个很专注的人,在车里和他聊天,主题都是他驱动的——他不是一个充满好奇的记者,他
好像只想知道他的问题的答案、甚至比较符合他的全球化3.0理论的答案。印度我没发言权,但如果
国人要仔细读《世界是平的》关于中国的部分,也许都会觉得弗里德曼眼中的中国,和我们熟悉的中
国,真的一点都没关系。
 
我陪他采访教育部的一个英语很好的女副部长,陪同领导的是几个刚才美国考察回来的助手,人人拿
着英文版的《世界是平的》让弗里德曼签名。这场采访是愉悦的,副部长告诉了他所关心的中国数学
教育问题,也客观地指出了这种教育模式的问题。弗里德曼后来就在书中写到,美国的数学教育这样
下去,是会败给中国的。然后我又陪他采访了北京市分管环保的年轻副市长,副市长如实和弗里德曼
讲述了北京遇到了环保大问题,弗里德曼后来就在书中写到,中国人终于开始注重环保问题了。
 
他在采访别人的时候,一直打开宽大的Dell笔记本电脑,同时键入对方的回答,不时点点头。也许世
界上没有第二个大牌记者是这么采访的,因为这样显然留给自己倾听对方、思考对应的时间不够了。
不过弗里德曼也不需要记清楚全部采访,因为他需要的是眼前这位官员或者CEO的一个精彩引语,可
以适时地出现在早已构思好的专栏段落中。
 
但是,无容置疑的是,《世界是平的》在西方世界是一本非常重要的书。中国、印度,就好像普契尼
歌剧中的东方国家一样,只是一个他者符号而已。弗里德曼是个真正的美国人,他的读者,也是普通
美国人和一些西方人。美国的兴衰、美国人是否能在下一代依然保持世界优势,才是他最最在意的事
情。《世界是平的》是对西方主导的世界的一个警讯,他通过一篇篇口语演讲反复告诉美国人和西方
人,全球化是给予中国和印度难得的一次追赶机会,如果不应对准确,美国有可能在大国竞争中衰落
下去,如同昔日的葡萄牙、西班牙、荷兰、法国和英格兰。
 
简而言之,东方有狮来,请大家做好准备。至于狮子到底是红狮子还是黄狮子,或者干脆其实是伪装
的大象,都不是很重要的事情,因为小心总比不小心好。
 
弗里德曼神话在我心中被置换成了一个西方文明的警报信使。很高兴,在中国,似乎没有太多的人认
真在乎弗里德曼对中国潜力的过度赞美。虽然新华书店《世界是平的》旁边就是CCTV的《大国崛起》
,但这次大规模的关于大国崛起的热议,其实本质上是对之前9个世界大国兴衰的检讨,你甚至可以
把这个片子看作是中国版《世界是平的》——一个继《河殇》之后对民族命运的焦虑。
 
问题是,这样的写作已经简化到和真实没什么关系了,弗里德曼现在更像一个自己书的推销者,出没
无平民,往来CEO,那三届普利策奖得主的弗里德曼,也落在了我的美好记忆中。现在再看他写的专
栏,我会发现,简单有的时候竟然让人那么刺眼、那么抗拒。过份追求流行和戏剧化,对写作带来的
伤害也很大。我现在宁愿愿意读《纽约客》和《大西洋月刊》艰深的文字,因为这些写者并不那么追
求读者众多,因此反而有心态写出或者专业、或者真实、或者深刻的文字来。
 
写到最后,我不妨说说好消息:毕竟不愧是普利策奖得主。报社内部的通信获知,弗里德曼开始大幅
度修正在《世界是平的》中对中国和印度过于乐观的评估,他开始倾向认为,由于中国和印度一些本
质上的问题,不会成为超过美国的超强,至少这个世纪的美国人,还是可以放心做世界老大。最近在
《纽约时报》的专栏中,弗里德曼一改昔日对中国的赞美,大幅批评中国的环保问题,认为甚至这比
人权更加是个全球问题。
 
当西方媒体攻击中国的时候,所有的中国人都习惯了,第一因为这是媒体"妖魔化"一切问题的本质,
第二也是面对批评中国理应有则改之,无则加冕。但当西方媒体表扬中国的时候,肯定是哪里有问题
了,弗里德曼的转变就告诉我们,这往往不是变相的"中国威胁"的变奏,就是他们对中国的"他者"误
读。只有不自信的小国,才那么在乎外电的赞美报道,来增强自己的民族自豪感。
 
只不过,对中国稍微不走样的认识,弗里德曼竟然花了整整2年才达到,而一个普通的纽约时报记者
,2个月就能指出他现在终于开始想通的问题。也许真的,伟大的弗里德曼,还是应该回到自己的中
东专业中去。
 
订阅请直接发信给antisblog@gmail.com,联系安替:michaelanti@gmail.com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