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多余的话

不得不说的读书的那点屁事儿

 
 
 

日志

 
 
 
 

那一年,我上二年级  

2008-06-04 08:43: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杰夫

19年真的是个好长的时间。

我总是觉得,19这个数字很小,甚至20吧,就把19约等于20吧,20也是个不大的数字。可是把20放到一个人的人生里,突然就觉得好长好长。

20年前我刚刚上小学二年级。

二年级的我,不需要去思考太多关于这个世界的事情,只是烦恼于如何可以让父母允许我多吃一根奶油小雪糕,烦恼于六一节要让爸爸买哪套书给我做节日礼物,烦恼于六月末的期末数学考试如何才能达到95分以上。

尽管如此,我还是那样的容易快乐,容易满足。

那时候,我还没有学会欣赏街上已开始盛行的流行乐,我觉得最好听的歌是少年先锋队队歌和五月的鲜花,我可以用我尚未变声的声音唱男高声部;那时候,我还没有了解足球才是这个世界上最有魅力的运动,为此也无法理解爸爸为中国队止步罗马门前而感到沮丧的心情,而只是觉得最有意思的游戏应该是在弄堂中央那块小广场上,跟小伙伴们一起弹玻璃弹子;那时候,我更不会欣赏什么港台明星、好莱坞大腕,我只知道对门那个夏天常常给我吃冰镇糖番茄的姐姐,是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的姑娘。

那一年,肯德基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的我,最爱吃的是西瀛里临护城河边的那座百年老店里卖的现做的小笼包,它对面的三鲜馄饨也是我的最爱,而老南大街上义弄素菜馆的菜包子则清香溢口。对了,还有烧卖,小河沿菜市场门口的那家国营小吃店,它的烧卖是有浓郁的汁水的,那种用糯米、蛋皮以及其它陷料营造出的馥郁香气我再也没遇到过,我讨厌现在那种加了酱油的大烧卖,无论味道还是形状,都是那样的粗鲁。而银丝面馆的鳝丝面很贵,记得当年就卖好几块一碗。1989年生日的晚上,爸爸妈妈第一次带我去吃了一碗,嫩软的鳝肉裹在细滑的面条里,表面一层薄薄的葱花,清香中带有一种香甜的味道。

可是,才20年的时光,这一切在那个城市就再也找不到了,它们被粗暴的碾碎在岁月里。我们甚至连反映都来不及做,那些曾经简单而美好的东西就都寻不见了。没有人关心它们去了哪里,也没有人在乎它们还会不会回来。在这座城市中,甚至那些老旧的弄堂,也逃不过被抹掉的命运,于是我突然感觉那些美好的回忆,也要快无处躲藏了。他们,甚至都不和我们商量一下,就用一座座铺满光鲜的幕墙玻璃的大厦代替了那曾经温婉的粉墙黛瓦。于是,在那一刻,我突然地厌恶起什么所谓的“现代化”的鬼话了,看看那些装模作样的绿地和公园吧,哪里有当年我们弄口那户扇门里的小花园的丰韵。

可是,面对这一切我们无能为力。

我知道,1989年的那一年,有很多人努力过,努力地想要去对抗这种粗暴,可是最后换来的,是更为粗暴,我们连最后一点点叹息的权力都已被剥夺了。我们还被要求忘记。于是人们开始追逐那些浮光流影,只是在那些油光满面且骄傲的表情背后,我看到的是一颗颗苍白而空虚的心。

20年后的我,有一次在北京一条胡同的门口,看到墙上歪斜幼稚地写着一行字:快乐是什么?于是顿时泪流满面。我发现,那些曾经的快乐,早已在那一年的夏天失去了。二年级的我,当站在那座城市并不宽阔的大街上,惊恐地望着那些排着队行走呼喊的人群的时候,就已经全然失去了那些曾经那么真实地拥有的单纯、美好以及快乐。

现在,我只是依稀在梦里,偶尔才会在刹那间重遇那种旧识的温馨和美好:在一个周末的清晨,外公温暖的大手握着我的手,拉着睡眼惺忪的我,行走在清晨的薄雾笼罩的安静的弄堂里,怜爱地跟我说,要带我去那家老店吃小笼包和蛋皮汤。我想,那一刻的我,脸上一定挂满了满足的笑容。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