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多余的话

不得不说的读书的那点屁事儿

 
 
 

日志

 
 
 
 

九月的杭州,我醉了  

2008-09-05 22:45: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照/杰夫


杭州 曲院风荷



杭州 元宝巷


杭州 胡雪岩旧宅

窗外的西湖大道早已华灯初上,对面的凤凰寺内斋月的颂歌也渐渐停歇。远处黛色的山峦只在夜色中留下一个模糊的边缘,遥遥望去像是西子湖里微微起伏的波浪,让身在其中的人恐怕要醉了。

是啊,在这样的一座城市,教我如何能不醉。

只是,在这里,又何止我一个人会醉。

白乐山醉过,所以他说,“江南忆,最忆是杭州。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苏东坡醉过,所以他说,“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于是,他们化身为两道长堤,静静地躺在湖水的波澜间,永远地那么醉着。

西湖的水、山以及绵延的景色,的确太容易让人醉了,甚至于刚强如张苍水般的人物,也要对其叹一声“好山色”!也难怪南宋那些浪漫的皇帝们,在这如梦如画的临安城里、钱塘湖畔,要“隔江尤唱后庭花”了。

只是,也正是在这座城市里,依然走出了如于廷益这样“两袖清风”、一腔热血的刚毅之士,也依然孕育了章太炎这般执着而博学的“国师”。

于是,钱塘人仇仁近道,“众人皆醉我独醒,众人皆醒我独醉”。

醉乃为风光而醉,醒乃为真理而醒。

隔了五年的时光,我又来到了这座城市。漫步在满山的青葱之间,徜徉于翠柏间的古墓之旁,我对杭州山色风光也有了更深一层的体味。

所以,胡雪岩有道理在这里走到他事业的巅峰。

因为,这座城市,不仅教会我们不用忌惮于适时地沉醉在美丽的景致里,也应当及时地在理性和真理上保持一份独到的清醒。

初秋的一场阵雨,打湿了西湖这幅本就青翠欲滴的山水画,山腰树林间升腾起来的水汽彻底地将这座城市里的山、湖、人都融到了一起。

恩,在将醉未醉之间,我却倏然觉得自己的双眼越发澄净了。



后记:

5年后,我再次来到了杭州。

前两次自然是为着这座城市迷人的风光,只是城市化和商业化的后果是任何景色都不再纯粹,所以让我对这座城市有些生出失望。

而这次,我却没有单单地执着于西子湖的澄澈和迷离,却转而关注这座城市曾经生长、生活过的人。辗转于胡雪岩故居、章太炎纪念馆以及三台山的于谦祠间时,我才发现,原来一座城市里,什么都会改变,可是飘荡在这座城市的街市弄巷间的传奇和故事,是永远无法抹去的。而杭州这座城市从来不缺乏传奇和故事,所以,在这座城市的任何一个角落里行走的时候,我们都能清晰地体会到那些在这里留下传说的人的步伐和足迹。

他们才是这座城市的精神脊柱。

我们试想一下,西子湖要是没有了白居易,杭州城要是从来也未能联系上苏东坡,它再美丽,也始终会令人乏味。而更不用提流淌在断桥和雷峰塔之间的那个凄美传说,对于这座湖,对于这座城市意味着什么了。

我们在这里醉去,是因为我们曾经清晰直接地体会到山水间的美丽;我们在这里清醒,则是因为我们曾经醉心于的那些美丽,其实就是这座城市中永不消失的传奇。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