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多余的话

不得不说的读书的那点屁事儿

 
 
 

日志

 
 
 
 

关于优雅的启蒙  

2008-09-18 20:00: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照/杰夫



记得初中的时候,假期里空闲下来,我最爱做的,就是约几个好友,骑着自行车悠悠地朝着博物馆而去。

那时,家乡的博物馆位于一座古寺当中。那座古寺颇有些规模,远叨叨就可望见它高矗的藏经楼。

博物馆的整个展览空间由寺庙内的一进院落构成。有楼上楼下两层。院落的中央还布置有流水假山、亭台楼阁,好似园林中才能看到的风景。

江南,连寺院都如此讲究。

就是在这座古寺的一间间展室里,这座城市的过往,以及其曾有过的优雅,从文字变成了具象,渐渐在我眼前清晰。

当那些瓷器在展室昏暗的光线下,却闪烁出耀眼的光芒时,当那些字画在经过数百年的岁月,依旧墨迹鲜泽、字体依然遒劲有力时,当各类漆器、织品在橱窗内,骄傲地将它们精致的细节袒露在观者面前时,我知道,这座城市曾经有过的优雅,是如此的令人感动。

或许,这就是历史的魅力;或许,这就是文物的魅力。

这么多年过去,我依旧记得,母亲带我第一次进入到那个世界,我激动地紧紧攥住母亲的手的样子。那一刻,我听见了它们的呼吸,我听见了它们在低语,我听见了那个世界里一切曼妙的声音。

于是,我开始迷恋于那个世界,以至于初中的时候,我对那个喜欢我的女孩说,你要喜欢我,你就跟我一样喜欢那个寺庙里的世界。可是,那个年代,有多少少年,会安静下来欣赏一堆陈旧的器物呢?因此,我最后依然只能孤独地欣赏那些优雅。

后来,新的博物馆建成,那座寺庙就回归了原来的功能。原来用来展览的地方,连同那座精致的院落一同,被紧缩在沉重的寺门后。

新的博物馆如今开放已经有2年有余。馆内新的设施和硬件自然让观众能更直观地去了解每个物件的用途、属性。可是,那些熟识多年的物件,在我眼里,却都已变成玻璃橱柜后,一个个冰冷的“尸体”。

我不能否认,他们优雅如故。只是,它们离开了古寺,就好像鱼离开了水,就好像树木脱离了土壤。

如今的新博物馆,即使再冷清的日子,也总有三三两两的观众在馆内徘徊。而以前的日子,常常是整个阴森的馆内只有我一个,躲在暗处,偷偷地听着这些器物的叹息。我清楚地记得,某个雨天,我独自在空无一人的大厅里,观看刚从某建筑工地发掘出来的一具明代女干尸时,背后那深入骨髓的阴冷感觉。所以,我现在似乎应该高兴于有更多的人,开始关注这座城市的过往了,而且我也不用每次来看望它们的时候,内心总是带着一些恐惧。

但是,我始终遗憾,遗憾于在这里,观者无法真正地跟我曾经一样,跟随那些展物去到它们所在的时代,去真切的体会,那个年代,那个年代的人们,那个年代人们的生活,就是那样的优雅。

而至于我自己,已经去过多家大城市的博物馆,甚至亲眼看到过“三希贴”这般“国宝级”文物。可是,我永远无法忘记,自己对于优雅的启蒙,来自那座古寺里一间间昏暗的展室。

而且,那些我曾经触摸到的优雅,不仅由于历史通过祖辈遗留在我们血液里的那些记忆,而显得尤为熟悉,更因为它们正是那座我“生于斯”的小城,本来的样子。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