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多余的话

不得不说的读书的那点屁事儿

 
 
 

日志

 
 
 
 

我们的城市,我们的大学  

2009-04-17 00:20: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的城市,我们的大学 - 严杰夫 - 多余的话
 
文/严杰夫
 

途加千字文俱乐部专稿:http://1k.tugus.com/

同所有上世纪90年代以后的大学生一样,我的大学生活没有经历过惊心动魄的动荡,只有平淡如水的日子。最令人激动的活动就是熬夜看球以及跟心仪的师姐在学校里绕圈散步。所以,我仿佛不记得那所学校和学校所在的那座城市给我留下过什么特殊的痕迹。
 
当然,套用肯尼迪的那句名言,不问那座学校给了我什么,我给那座学校留下过什么;不问那座城市给了我什么,而我给那座城市又留下过什么。但不知道是因为大学的岁月离开我已经太久,还是因为那座城市离开我的距离太远,亦或是,我的大学岁月过于平淡以至于没有什么可值得怀念的,我使劲想却依然想不起来,我和那座城市、那所大学间有什么值得回忆的故事。我已经记不起那座城市里哪个馆子的淮扬菜最地道,只记得学校后门卖四块钱一份炒菜的小饭馆老板娘那张油腻的笑脸;我也已经想不起学校里哪所学院哪系哪班的姑娘最漂亮,却记得初夏的夜里,在教学主楼的顶楼,吹过的阵阵微风中夹杂了身旁师姐的头发飘散出的香波味道。现在回想起来,在那座城市和那所学校里,好像我并未经历过什么,可是它们又分明好像隐隐之中给过我什么,只是我的确已经不再记得。这种若有若无的感觉,就好像扬州曾有的繁华,已是往昔的荣光,却仍如幽灵般飘荡在古人留下的字里行间,游移在幽深寂静的里巷弄堂。
 
曾听过有人将扬州比作“中国近古时期”的上海,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种比较有些委屈那座城市。毕竟,它的繁华要较“魔都”早了数百年,而且它的繁华曾经真正地代表过这个国度的古典物质文明所达到的高度。但你可以将上海比作的“东方的巴黎”,却无法将其称为“现代的扬州”,因为我敢肯定,那样去称呼上海只会被耻笑而不会被夸有创意。其实,扬州的这种尴尬,代表的是一种对逝去的时代和传统的尴尬。所有的人都在追逐现世的繁华,没有人会留恋逝去的文明。偶尔要怀念一下过去的生活,一个周庄足以,而且周庄离开通过百年以来向西方靠拢的努力而营造出的现世的城市文明更近,一个小时的路程而已。相比之下,扬州古城承载的东西太多,而且距离已然太远。所以,这座城市里的那些布满斑驳的青石板的弄堂、粉墙黛瓦间一个个旖旎婉约的盐商古宅注定会和这座城市的历史一同被现代的我们所遗忘。从这个角度来看,朱自清的《背影》或者不仅是在为父亲老去而悲伤,很有可能也是对那座城市往昔繁华的凋零而发出的哀悼。
 
所以,踌躇满志的我们没有办法给那座城市留下什么,同样也没有办法给那座城市里的我的大学留下什么。
 
可是,说到那座大学,我想在中国能够真正代表一座城市的大学,还真的只有扬州大学。北京,不是只有北京大学,还有清华大学;南京,除了南京大学,也还有东南大学。但扬州,却只有一座真正可以被人叫上名字的大学,那就是扬州大学。记得刚到扬州的时候,有人跟我讲,扬州有多大,扬州大学就有多大。扬州的城市并不大,可是要知道,一旦你在一座城市的每个角落都能够看到同一所大学的门牌,你就能清楚这所大学对这座城市意味着什么。
 
没有办法否认扬州大学曾给那座城市带来的荣耀。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当传统的光辉渐渐从那座城市褪去,扬州大学在解放后的一个时期内成为了唯一仍可以让扬州在文化上维持一定高度的资本。毕竟,那所大学曾经同汪晖、葛兆光这些在当代具有旗帜性意义的名字联系在一起过,但遗憾的是,这并未给那所大学带来荣誉上的稳步上升,甚至没有提供过维持其名声的资本。如今当我们念到那些名字的时候,想起的只是清华、复旦,却永远无法清楚扬州大学在其中的瓜葛。但,这并不奇怪,汪晖、葛兆光们的离开,是因为向往着一个更广阔的天地。那所大学提供的舞台实在太小,那座城市离当世的文明也太远,现代交通方式的转变导致了局限于区域内部的古典文明的落幕,而代表经济文化全球化的现代城市才能为当代的大学提供所需要的资源以及发展的导向。牛津和剑桥与其说是孕育于文艺复兴的果实,毋宁说是近代资本主义文明暗结下的珠胎。所以,扬州城无法培育出“普林斯顿”,扬州大学同样也无法让扬州市成为“鲁汶市”。
 
但我们又要问,如果现在的扬州还是康乾盛世时的那座扬州城,扬州大学会成为当代中国的耶鲁么?很显然,我们很难给这个问题以肯定的答案。物质文明的繁盛并不必然造就出文明的巅峰。物质的富裕通过积累即可实现,而文明的发达却需更多的思考和创造。毕竟,当年富商云集、钱庄林立的扬州城也只留下了精致的私家园林,却没能诞生一个稍有影响的学派,倒是在扬州城四周的其它城市诞生了泰州学派、桐城学派、常州学派等诸多对近代中国思想变革影响重大的知识分子团体。更重要的是,当下居于上海的“复旦们”都显露着对简单物质文明的向往和怀揣着一夜暴富的心态时,谁又能相信那座距此300公里左右的小城里,会有沉迷于思考的乐趣而愿意仅过“一箪食、一瓢饮”的简单生活的人呢。所以,扬州大学的悲哀正是中国大学具有的一种普遍的悲哀。
 
当看到母校的师妹写信给《金融时报(中文版)》的专栏作家,倾诉无法同重点高校的毕业生一样在大城市寻到满意工作的苦恼时,我悲哀的不是扬州大学无法提供一个社会精英所必需的重点高校的学历背景,而是那种简单的物质崇拜对当今中国大学产生的影响竟如此之大。但我们却无法指摘大学的这种倾向。当扬州城近年来通过建设高速公路、火车站等现代化基础设施,主动地融入到所谓的“全球经济体系”中以谋求自身发展时,自然也就能理解扬州大学必定和这个国家的其它大学一样,只关注于学生的就业率、基建建设成果、教授引进数量等等冰冷的数字指标。所以,扬州城与扬州大学的关系,尽管有其特殊的一面,但在大部分情况下,与中国所有的大学与地方政府间的关系并无二致。所以,扬州大学和扬州城留给我的,只能是一些带有淡淡的依恋却确实模糊不清的记忆。
 
这几年我去过了数十所大学,发现除了在外观上有不同外,这些大学里来来往往的学生和老师眉宇间所透露的好像都是一样的焦躁不安。看那同济大学门口竖起来的一幢幢高楼以及清华东门展开的后现代风格的科技园就知道,在这个“中国崛起”的年代里,我们的大学并不愿对那些唾手可得的掘金机会视而不见。于是,从北京到上海,再到扬州,大学和城市之间的关系不论有多紧密,它们的指向却同样的简单,那就是“赚钱才是王道”。

  评论这张
 
阅读(2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