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多余的话

不得不说的读书的那点屁事儿

 
 
 

日志

 
 
 
 

今夜的北京,有没有雨  

2009-06-18 20:34: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严杰夫

一切尽在不言中 http://9.douban.com/site/entry/103470152/

以前住北京的时候,常常自己没事就一个人扛着相机,从回龙观坐城铁13号线再倒1号线,坐到鼓楼站出来。如果凑巧是傍晚,我就追着夕阳的余辉,沿着鼓楼大街跑着,然后左拐,经过喧嚣的烟袋斜街,往前再走200m,就能豁然开朗地看到一片彤红的水域,衬托着下坠的太阳。那个时候你能感到这座城市里最美好的品质——从容大度。这就是我最爱的北京城。

就因为它的夕阳,和夕阳下,静霭钟鼓楼前,郁郁葱葱的古树小巷间弥漫的气息——那是郁达夫笔下的北平,那是老舍笔下的北京城,那是张北海笔下的侠隐之城。

记得2002年的时候,我还觉得,在离开北京的前一晚,Lily对着夏夜澄澈的天空中挂着的那轮明月哭喊总有点做作,怎想到2007年初,在我自己来上海之前,却一个人躲在345路车的最后不停地擦眼泪,直到用完了一包面巾纸。

我想,在北京的日子,应该是自己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

可是,现实对我们的美好遐想似乎总带着某种破坏的恶意。当我看到正义路口围坐的人群,他们大多带着一种相似的执着表情,有人讲这些人大多有精神上的疾病,可是我却从那种景象中,闻到了这座城市淡定的背后,包藏着一种暴戾的气味。

还记得有一次,电视里报道袁崇焕墓守墓人的后代——佘幼芝,同样是一个单纯而执着的老太太。政府修建袁崇焕墓遗址后,新遗址内不再允许守墓人的后代继续居住。当节目播放到老太太在政府的强制下,不得不离开守护了几十年的袁墓时,终于发出了撕心裂肺、不离不弃的痛哭,有一种狐死首丘的悲凉。而在这种悲凉中,我再一次闻到了这座城市中飘荡着那种暴戾的气息。

后来,我才意识到,原来这座八百年的城市背后,戕伐攻杀间,早就有无数草民流淌过无尽的泪和血。明朝的东西厂、清廷的八旗子、袁帝的北洋军,你方唱罢我方登场,而百姓却只能跟随在皇朝贵族的精彩剧情间沉浮,那么看似沉静的暮鼓晨钟不过是那一场场戏开戏终间的打板吧,那也是主角们对配角控制力的一种自信。于是,我此后便在常常沉浸于古都的沉静的同时,无法避免地嗅到阵阵越来越浓烈的暴戾。我也慢慢怀疑,那暴戾是否跟沉着安静一样,本就深入了这座城市的骨髓,而这座城市的沉着正是建立在那暴戾之上。

现在夜里,当我过分思念那座城市和曾经在那座城市的生活,而从睡梦中惊醒的时候,内心却只能泛起浓烈的空洞和悲伤。因为我已经不知道,自己该拿什么样的感情去爱它,还该不该继续去爱它。

于是,我只能在内心默默问道,今夜的北京,有没有雨。

 

  评论这张
 
阅读(40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